阎飞鸿谈画马
来源:阎飞鸿官方网站 | 作者:阎飞鸿 | 发布时间: 2017-02-14 | 4320 次浏览 | 分享到:

  马既是耕作的帮手也是运输工具,既是战争的坐骑也是权利的象征,画马者古代就有,至今能看到的汉代的石刻、雕塑、壁画都有马的身影,马踏飞燕、马踏匈奴等都是对马的最佳赞誉。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百马画》长卷共画九十五匹神态各异的马,及四十一位养马人,作品前后呼应,对马的各种动作都进行淋漓尽致的描绘,或腾、或跑、或饮、或惊或止、或专或起或翘或跋,踢驰跳跃,奔逐喜跃,豪端万状,多以墨线勾画,敷色晕染,马尾马鬃多以细线描绘,质感蓬松,气势磅礴。叫人叹服。传说这马是唐代的韦偃所画,现在的专家还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这画到底出于谁手。这马图的画法,却有唐代的遗风。

  韩簳画马,名垂画史,《牧马图》、《照夜白图》是他的传世之作,特别是他画的《照夜白图》是取材于唐玄宗最喜爱的一匹骏马,图中的此马被拴在一根柱子上,仰首嘶鸣,奋蹄欲奔,神情激昂,充满生机,马的体态肥壮矫健,由于年代久远马尾已不见了,马从整个布局和笔法上看,不失一幅精品,大有唐代神韵。

  宋末元初的画家垄开画马师曹霸多画瘦骨嶙峋之态很有特点自成一派,《骏骨图》是其代表作,此马低首、寻觅,有伏枥之状,鬃毛飘动,有秋风萧瑟,不胜寒冷之感,两眼神测,仍有不屈之态,勾写肋骨,形象逼真,鬃尾飘动,形态准确,虽画一马,尽显工力。

  李公麟,宋熙宁三年进士,好古博学,善画人物,鞍马,创白描之法,行笔如行云流水,行止如易。《五马图》是其代表作,全部画作用白描之法,略施渲染,体现画面的阴阳关系,线条非常的简洁,以提按轻重,转折,回旋的手法,生动概括了五匹骏马和人物的不同形象。金代画家赵霖的《昭陵六骏图》是仿唐太宗昭陵石刻而绘。据传昭陵六骏的原画者是唐代著名画家闰立本,按照唐李世民的旨义把他在打天下时所骑的六匹战马刻画在石板上以示纪念,这六匹战马是飒露紫,卷毛孤白蹄马,特勒驃,清雅,什伐赤,李世民写赞一起树在昭陵,赵霖根据这六块浮雕进行了描摹和艺术加工,此图笔力劲健,敷色淳厚,很有唐人的绘画风格,我们今天能看到的石刻还有四块,陈列于西安碑林博物馆,“飒露紫”“卷毛孤”在1914年被美国一文物走私商勾结国内的不法分子黄某,把石雕打碎运往了美国,现存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我们的国宝什么时候能回归,还需后人的努力。

  元代画家任仁发,尤长画马,自学韩簳《二马图》是他借马之题画的一幅寓意画。此图形态生动,一肥一瘦,鲜明对比,花斑肥马系疆下垂于地,昂首阔步,红棕瘦马肋骨毕现,僵绕颈上,探颈垂首,画家以肥瘦二马,寓意贪廉两种不同的官吏。此马造型有公麟笔意,敷彩渲染,笔法劲健,设色清雅,突出主题,两相对照,即现笔力,又喻新意。

  清代法国的传教士王致诚,用中国传统笔墨枝法结合西洋造型手段,画《十骏马图》工细慎密的线条表现马的体态,枝法高起质感逼真,观察细密,造型生动。

  总结了前人的画马之法,绝大多数是工笔细写,白描刻画。傅彩渲染,写实性非常强,这些马到了徐悲鸿大师的笔下,形神兼备,改变了前人的工写传真,而用写意,淡浓墨之法,奠定了徐氏画马之法。至今几十年来画马之人大多学习徐氏的画法,现在所画的无论大写意,还是小写意,都没有超越徐悲鸿。徐大师画马不光讲究造型生动,笔墨透视效果好,关键是他把握马的神态,像画脸、画鬃、画尾、画蹄与众不同,在粗略的造型同时,刻意表现了那些看似不重要而是非常传神的地方,这与徐大师细致观察生活,运用多种技法是分不开的。

  画马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题材,也是最常见,离人们最近的题材,无论是学画工笔,写意、在掌握和总结前人技法的同时,多观察一下马的形态和生活习性,这对于临摹、写生都有好处。